当前位置 : 首页 >> 快讯

本地头条专访知名作家殷谦:怀仁这个城市选择了我

责任编辑:张旭     2017-11-14 16:12:29       

    近日,改编自著名作家殷谦的散文《怀仁城的记忆》, 由本地头条怀仁站的合作单位内蒙古北野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系列地方历史文献片《怀仁往事四》正在怀仁电视台上映,引起了怀仁人民的热烈反响。

    而对于熟悉殷谦作品的书迷来说,他为什么会选择隐居在怀仁?最近又有怎样的动态,有什么新的打算?也一直都是大家所关心的话题。

    2017年11月12日,殷谦在他的工作室接受了本地头条的采访,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的解答。

 

 

    殷谦,笔名:北野。新疆伊犁人,1977年7月11日出生。当代作家,独立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出版46部著作,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越等文字出版。

    问:您为什么选择了怀仁这个城市?怀仁的哪些城市特质吸引了您?

    殷谦:应该说是怀仁这个城市选择了我,感谢怀仁新鲜的空气,蓝天和白云,还有热情的怀仁人,让我感觉到这座城市非常舒适。我喜欢介于安静和喧嚣之间的那种氛围,怀仁正是我喜欢的这种氛围,它没有大都市那种过分的喧闹,没有纷扰,这座城市整洁而明净,对于一个专业从事学术和创作的人来说,这种环境是属于比较好的了。

    问:您从6岁就开始了写作生涯,9岁开始发表文章,是什么因素促使您对写作感兴趣的?

    殷谦:从小就喜欢,这大概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愫。(笑)我对很多事都比较感兴趣,比如考古和哲学,甚至音乐和影视,我自己也写歌,几年前很红的那首《爱情买卖》的歌词就是我写的,《爱上别人的人》的歌词,很多如《一万个舍不得》、《香冢吟》等等,因为有协议,我都不好意思说。

    另外,流行歌曲的歌词我感觉太庸俗甚至太低俗了,我不会为此骄傲的。比如近期就写了《察伦公主》和《天母女娲》这两首,词曲都是我的,我还拍电影,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来投资电影,所以质量不高,也几乎没多少人知道,《怀仁往事》四部纪录片就是我做的啊。我感兴趣的太多了。

    钟情于文学,我想大概有一个比较客观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家庭熏陶的结果。我的父亲曾经是小学语文教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文学创作,甚至在地方刊物发表过一些作品,我对小时候的记忆就是我的父亲每天在烛光下翻书的背影,这对我后来也喜欢文学创作有潜移默化的作用,我上学那会儿就严重偏科,文科比较好,理科不好意思说。

    问:您的作品风格非常多变,有青春类型、历史类型、诗集、社科等,您是如何平衡这种风格转变的?

    殷谦:不能说如何平衡它,对于体裁来说,为什么要平衡呢?平衡些体裁的创作量吗?我想你想问的是,我是如何驾驭这种风格转变的。

    哲学社科类的,一般都是我的独立的思想,我喜欢自己发表独立的观点,也就是说绝不会人云亦云,也有读者问我,看过其他老师的哲学作品,提出自己观点的时候,也会引用别人的观点,比如伟大的某某某曾经说过什么之类,读者问我为什么很少有这种现象。也不全是,我有时候也会引用,但比较少,我想如果我引用了某人的观点的时候,我其实是试图要驳倒它。

    (笑)坚持独立思考,根据时代和时代的人的特征再度提出更新的观点,这时候我想我的观点甚至更为独特,或者更能够诠释什么,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挑战,当然我鼓励我这样的做法,理由很简单,如果都成别人的观点了,那么你自己的观点呢?我一直都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独立思考,独立行走,独立创作。你是你自己,不是别人,你要活出你自己,这是我经常对问我的读者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

    如果一个人一生的努力仅仅是为了也像某某人那样,那即使成功了,也意味着他自己也不存在了。说到这句,其实这就也是一个哲学命题,这里没有时间深入的探讨,我的意思是,优秀的人虽然是我们学习的标杆,但你的使命不仅仅是要学习他,更像他,更重要的是你还要超越他,任何东西,只要停止不前,是不会有发展的。

    我创作的体裁比较多,圈子里的人都说我是多面手,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哲学、历史等等各种体裁或写作形式,我都有涉及过,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难度,对我来说,写诗的时候好好写诗,写小说的时候好好写小说,写杂文的时候好好写杂文,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的,反而游刃有余,关键是,只要你有了思想,抑或说你准备好了要写什么的时候,至于用什么的样的形式来表达比较好,这就要根据你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了,好的内容是永远也不会受体裁限制。

    问:写作带给了您什么?写作的意义是什么呢?

    殷谦:你非要这么问我,我只好说实话了,写作带给了我快乐,写作带给了我生活。对于写作的意义,这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课题,我不能用一两句话就能够概括的。

    不过我可以试着简单而通俗地说一下我个人的见解,我认为对我来说,写作就灵魂的事业,对于现在很多作家来说,写作的意义就是获得更多的金钱,获得更大的声望资源。我并不看重这些东西,尽管写作在我们的时代的精神面貌已经被商业经济所异化,但我仍然会坚持,我认为写作的社会功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为读者提供精神食粮,我不说的那么高大上,否则又会引来嘲笑和质疑,我想说的是,我认为的这种精神食粮必须是积极向上而健康的,比如让读者从中学习到什么,感悟到什么,继而能够提升一点什么,改变一点什么,哪怕是自己身上的那么一丁点陋习。

    问:在创作中,最困扰您的是什么?

    殷谦:(笑)就当下这个时代和社会,创作中让我最困扰的是,为何写?写什么?怎么写?给谁写?

    问:人们对作家最常用的形容词可能就是“才华横溢”,也经常看到您被称为“天才作家”,作为作家,您是怎么理解“才华”和“天才”的?

    殷谦:用才华横溢这个词来特定或专门形容一个作家是有失偏颇的,各行各业其实都有才华横溢的人,但其实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很多人虽然名声在外,但内里却空空如也。人们形容曹植才高八斗,其实也是赞美他才华横溢,但就曹植的文学水准来看,他确实才华横溢,但在政治方面的才华,他就不如他的哥哥曹丕了,否则接曹操班的是他而不是曹丕了,这么说,你还能说曹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吗?

    (笑) 我被谁称之为“天才作家”?那这个人肯定和我有仇,我不认为这是在赞美我。什么是天才?你要说一个四肢健全、心智正常的人只是做了他能做到的和应该做到的事,他就可以被称之为天才吗?相反,我打个比方,在同一个领域和同一个时代、同一个环境中,一个残疾人做到了一个正常人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那是勉强可以被称之为天才的。

    那个乐坛很有名的指挥家舟舟,他不就是一个天才指挥家吗?古代新朝皇帝王莽,在他的时代做出了令我们今天的人都看来不可思议的事,譬如发明了类似“卡尺”的测量工具,在他的时代,他思想是空前绝后的超前和伟大,学者胡适都评价他是“社会主义皇帝”,那王莽不就是个天才吗?

    除此而外,地球上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如果非要寻找这么一个天才,那么这个天才就是大自然,几乎没有它做不到的事。

    问:在您看来,性格和写作是种怎样的关系?

    殷谦:(笑)就和一袋子石头和一袋子土豆,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一个性格温和的铁匠和一个性格暴躁的铁匠,打出来的刀其实是一样的,关键是为何打?为谁打?怎么打?弄清楚这几个问题,其它的就看刀的用途极其质量了,而决定后者的不是性格,而是其功夫和水准。一句话,无论什么性格的人,做人要正直,做事要良知。

    问:您被称为学者型作家,这与您一直研究的元朝文化有关,请问是什么激起了您对这个课题的研究兴趣呢?

    殷谦:学术研究一直是我从事的一个事业,也就这两年研究蒙元历史文化稍微多一些而已,下一步要研究战国甚至历朝历代。

    我一般是把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捆绑起来的,这里有一个好处,我在写小说的时候就能够更加的客观叙述故事和人物,这和现在很多只为讲故事的那些天马行空的网络写手不同,譬如什么“鬼吹灯”,什么“盗墓笔记”,他们那些不是文学,也不可能是文学,凡是丧失文学功用和社会功用的写作,都不能称之为文学,而那些只是迎合了当前这个娱乐消费至上的时代的一些人的心理需求罢了。

    我热爱考古,钻研历史,(笑)我觉得历史好啊,历史是一面镜子,你研究历史就能够理解你自己所处的时代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要以为小说就可以随便写,小说虽然可以虚构,但虚构也要有底线和界限,无论你怎么虚构,都必须要有起码的客观的态度。

    比如我研究元朝历史文化,就因为我创作的系列长篇小说《蒙古秘藏》,在写小说的时候,发现很多历史非常有研究价值,然后又开始研究这些历史文化,又将他们融入小说,这样虚实相间的小说,看起来不更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吗?更让读者能够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东西,感悟也好,启迪也好,总比那些看了一遍,第二天就全忘了的完全是胡编乱造的故事好吧?

    问:有喜欢的作家吗?平时喜欢阅读哪些作家的作品?

    殷谦:我喜欢的作家大多都是古代的,不举例了。现代作家中的路遥,也是我喜欢的一位作家,路遥这个人太实诚了。还有邓刚、张一弓、张承志,这几个作家的作品都不错。

    问:对于喜欢您的作品的读者们,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呢?

    殷谦:这两年都忙于扯淡的事了,很抱歉,博客也很少写了,辜负了很多期望。不过,我很快就有 新 的作品出版,还是和以往一样,让我们一起思考,一起快乐和忧伤吧!

    问:您的私人生活一直很低调,冒昧请问婚姻生活对您的写作生涯有产生影响吗,或者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人生的转折有在作品中体现吗?

    殷谦:我一直呼吁严厉打击那些试图侵犯别人隐私的人,并呼吁所有生活在当今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所以,无可奉告。

    问:您对当今网络媒体的崛起有怎样的意见和建议?对本地头条有好的建议吗?

    殷谦:网络媒体崛起是好事啊,网络信息化的时代到来了,这是时代前进的滚滚洪流,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网络媒体只能越来越发达,而不会是越来越落后。(笑)有一天我在厕所碰巧看到一个蹲厕的老大爷,拿着手机看新闻,乐呵呵地笑,我认为这个就是网络媒体的提供的便利啊。让更多人的知道东西南北事,更多的了解国家的政策,分享各种知识和信息,这多方便啊。

相关连接

友情连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 山西省教育厅 | 山西招生考试网 | 山西人事考试网 | 上海ui培训报道 | 成都ui培训 | 华讯传媒网 | 山西省中华职业教育社 | 四川在线教育 | 千锋UI公开课视频 | 长城网教育 | ui设计培训学校 | 华龙网教育 | 深圳SEO优化 | 中国高校之窗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南方网教育 | 中青在线教育 | 山西基础教育网 | 半壁江中文网 | 中国山东网教育 | 中华关公文化网 | 中国教育新闻网 | 华商网教育 | 新华网教育 | 国广教育 | 广东成考网 | 中国江西网教育 | 中原网教育 | 中国青年网教育 | 天山网教育 | 幼儿绘画 | tom网 | 大河网教育 | 荆楚网科教 | 北方网教育 | 邮件服务器 | 齐鲁网教育 | 云南网教育 | 大众网教育 | 西部网教育 | 中国网教育 | 人民网教育 |